長鴕

不願意面對沒有填坑的事實。

【喻黄】comprador

#喵视角#
#oo的一把好c#

#黑历史翻出来只为了让大傻叽叽叽叽借梗看过的不要在意我是混更没错了#

———————————————————————————————————————————————————————————
“猫。”
又在叫我了。
话说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取个名字?都跟你说过几遍了,虽然我是一只很高贵的猫需求一般般的那种,但是你不能拿一个简单的类属名称概括我。还非说我是你暗恋的证物。都不知道你每天哪里来的那么多话,黄少天没离开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至少少天乱七八糟新鲜事不重样。
你呢?
就知道翻来覆去一脸柔情看着我怀念过去,比他还烦。看在你没像老魏那家伙一样让我吃猫罐头并且铲屎勤快自己蔫不拉几的...

【喻黄】一段走心的肉

百粉福利,心诚则灵。

请不要戳进来。

真的,下边不好看。

都说了不好看你咋不信呢。

【哔—————————————————————————————— ——————————————————————————————————————————————————————————— 】 【哔—————————————————————————————— ——————————————————————————————————————————————————————————— 】 【哔—————————————————————————————— ...

【喻黄】半书

黄少天看到一个倒着的世界,湖在上,天在下,湖面与天空看起来没什么差别,说湖是湖完全是因为那里有一尾鱼。

黄少天走过去:“你在干什么?”

鱼说:“我在钓太阳。”

“可是你连钓竹竿都没有。”

鱼看着他,笑起来:“这不是钓到了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突然写到这个了,有时间想画出来。

【喻黄】迟迟(1-2)

外交官喻×军官黄?

反正是HE啦,准备开始填坑。

————————————————————————————————————————————————————————————


1.
他们没什么交集。
就像是两个没有相同元素的子集,虽然都生活在蓝雨星云这个全集里,但是挡不住他们毫无交集。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电视上。
那是个普通的日子,天气不好不坏。喻文州像往常一样回家,开门推门关门,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解开领带把衣服随手一挂,然后打开电视,把自己摊煎饼一样糊在沙发上,伸手勾过遥控器换了一圈台。
他很喜欢自己这种懒惰的状态,能卸下一天的伪装。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画面停在广告里,节目...

【喻黄】线性规划

#大家儿童节快乐#


#假如喻黄在不同次元#


#这是个属于儿童的节日,所以文里没有什么不适合的地方,大概#


世界从黑海里捞起,厚重的窗帘阻隔了时间,一线阳光在叶脉间梳过,淌在喻文州的眼睫上。

而他没有醒。

微微蹙眉,那是属于沉睡者的梦境。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特别特别喜欢的那种喜欢。

这应该是除了黄少天的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

黄少天的唇是喻文州喜欢的颜色,嗯,挺适合接吻的。

他所知晓的黄少天字字珠玑,简称话多。但只有喻文州不觉得烦,每次都听得很仔细,大概就是这个缘故,黄少天非常愿意和自己讲话。黄少天有一些南方口音...

【喻黄】一杯无

#喻黄#

#年龄差操作#

#喂自己一口腻歪#

when he is 0

脐带剪断的那一刻,胎儿才终于成为了新生儿。


when he is 3

喻文州还没有回来。

黄少天拿着油画棒准备涂个厉害的喻文州。

他思索着,下笔如有神。

三头六鼻,自带圣光!

好一个厉害的喻文州!

端详良久、撕了。

溜达了一圈后又溜达了一圈,这让他感到寂寞,于是他把主意打到了隔壁阳台在支架上荡秋千的鹦鹉上。

鹦鹉也注意到了这一团黄少天。

“我会走!”鹦鹉说。

“我会走!”黄少天跟着说。

“我会跑!”鹦鹉说。

“我会跑!”黄少天又跟着说。

“我会飞!”鹦鹉说。

黄少天摸摸...

【喻黄】岐

成年了。

急急如律令,眼不见为净,未成年孩童自觉退散。

深夜补档

© 長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