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鴕

不願意面對沒有填坑的事實。

【喻黄】comprador

#喵视角#
#oo的一把好c#

#黑历史翻出来只为了让大傻叽叽叽叽借梗看过的不要在意我是混更没错了#

———————————————————————————————————————————————————————————
“猫。”
又在叫我了。
话说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取个名字?都跟你说过几遍了,虽然我是一只很高贵的猫需求一般般的那种,但是你不能拿一个简单的类属名称概括我。还非说我是你暗恋的证物。都不知道你每天哪里来的那么多话,黄少天没离开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至少少天乱七八糟新鲜事不重样。
你呢?
就知道翻来覆去一脸柔情看着我怀念过去,比他还烦。看在你没像老魏那家伙一样让我吃猫罐头并且铲屎勤快自己蔫不拉几的我就勉强继续给你伺候我的机会。
街灯柔和,星子在夜空的黑幕里零碎地缀着。蓝雨临近关门,店里店外冷冷清清的。你把今天份的小鱼干摆我面前就回柜台了。你企图摸我的皮毛但是我躲开了。
黄少天进来时拖着个黑色的行李箱,客气地朝你打了个招呼,随手打开了书架上的灯带:“这样是不是清楚些。”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你有些不适应,更让你不适应的是他的出现。
实际上,你一直在等他回来。
“老鬼没回来过?”黄少天径直朝离柜台最近的架子走去,身后紧随着他的行李箱绕过堆在地上的书,跟隔壁那只灵巧黑猫的尾巴一样可爱。
你看得发愣,像是小时候追了很久的动画片终于迎来了大结局——明明期待,当真不舍。
人类难免习惯于自身的固有状态,但你很快回过神来:“没有。”
“……没事儿玩什么不辞而别,多大年纪了,来回折腾什么……”黄少天没话找话,其实他是清楚蓝雨当时情况的,经营不善说再多也就是那么个结果,过去的事情只能作罢,没什么可抱怨的。
“方先生倒是回来看过几次,不过那也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这种怎么组织语言都欢快不起来的事情确实没什么可拓展的。一时间没人接话,店里安静,翻书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盛大。
这样啊,黄少天看起来不怎么关注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他陷入了思考,嗯,反正你说过人类这个姿势叫做思考,我其实觉得应该叫发呆。
你可能不知道,他对你的态度有些莫名生气。你看哦,你不是那种怀旧的人,在蓝雨实习时间也不长,以你金光闪闪的学历完全可以拥有更好的选择,没必要冒着破产的风险接下蓝雨这个摊子。当你知道魏琛要转让书店时,就什么都想不清了。
大概是因为你长得不错?
好吧,是有那么点第一印象决定关系深化程度的意思。你们人类就是东拉西扯非要为自己的行为找个理由。你要是不说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你曾细细翻过他提过的任何一本书。放心,这事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他的。
很遗憾,黄少天以前并没有怎么刻意注意过你,于是他还是问了一个很多人都问过的问题:“怎么想接手蓝雨的?”
“就是觉得,可以试试。”你反而冷静了,反问他:“黄先生是有哪里不满意吗?”
其实不是转移话题,我知道你是真的说不清。你说他怎么就不问问我呢。你当时的冲动还有现在的微妙心思都跟眼前这个人有很大关系。
“目前没有,”黄少天把旅行箱放倒在地上,站起身:“就是没有才比较生气吧,我以前觉得,有魏琛的蓝雨才比较蓝雨……啊,我没有歧视你的意思。我是说,反正都这样了……诶,不说这个了,你认得我?”
嗯,你放缓的音调轻软,我都不知道你能成这个样子:“我以前一直在下面整书,很少负责销售,黄先生应该没什么印象。魏先生倒是常说起您。”
所谓的“在下面”就是些搬书的体力活,黄少天是知道的。
“老鬼说话肯定不这么文雅,他原话应该是‘记得回头坑死那臭小子’这样吧。”
“魏先生人很好。”虽然老魏的确说要坑他,你自觉把后半句话塞回心里。
黄少天很明白你没头没脑来的这一句话想表达的意思,有些感慨:“小时候我家就住在这附近,有次雨下得很大,没带钥匙,被魏琛捡来看书。后来就经常闹他……”,他从书架上抽了两本小说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比较,“别先生来先生去了,听起来怪怪的,我们应该差不多大?叫我少天就行……你说这两本我选哪本?”
“你左手那本吧。”你把手头的书一一分类,方便等下归档记录,你做这些事儿的时候都是有条不紊赏心悦目的。
黄少天笑了:“帮我算算?”
好,稍等。估摸着有十来本书,五花八门的——《共产党宣言》下面压着一本《种大白菜的一百个小窍门》。
你觉得好笑,我倒是纳闷了。
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他是那种口味独特的买书人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黄少天显然是发现自己被嘲笑了,把那本《种大白菜的一百个小窍门》抽出来,“老魏就只会跟你说我捣乱,没跟你说过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么?你看我也要全面发展,想了解一下生物不行?”
行的,你接过书扫码结账:“但我以为这算农学?”
你说话时,黑色眼睛笑吟吟的,比来时的夜还要深,看久了要担心陷进去。
黄少天就有这个担心。他没了音,把书搁回消磁板上,但过了几秒,不知道为什么抬手摸了摸耳朵。
“以前柜台上那盆仙人掌呢?”
“魏先生带走了,”好吧好吧,我承认你慢悠悠拿书的动作真的很好看。
“这样啊……”黄少天伸出的手又不落痕迹的收了回去:“我还挺喜欢那个的。”
“可能是因为魏先生也很喜欢吧,你们还真是兴趣相投。”
“是啊,跟老魏关系好嘛。他的典藏漫画都给我摸过。”黄少天鼓着嘴嘟囔,“不过后来弄上去肉包子味儿了,他差点没吼翻我。”
从他懊恼的样子完全能想象到小时候放学背着书包往书店里跑的样子——可爱极了。
你找了一张大小合适的泡泡纸把那些书包起来,放进纸箱里:“免费。”
“你对谁都这么大方?”黄少天并没有停止付款的动作,按着电脑上的价格抽出正好的数目,“正规比不上新华,活络比不过淘宝,以前老鬼不就是发愁这个才离开的?我可不想饿死一代书生,下次再打折吧。”
就这样吧,你没再坚持,估计又在心里嘀咕真可惜没早点认识他这样的话了,不知道那个让你期待的“下次”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黄少天拉过行李箱,提上你递来书的走了几步,并没有离开。他站在蓝雨的招牌下看了又看,回过身问:“蓝雨现在还需要店员吗?”
“店员?”你有些惊讶地笑了笑,很无奈的样子:“抱歉,不需要呢。”
黄少天没有表现出特别失落的神情,因为你接下来的话的确让他感到开心。
“老板需要老板娘倒是真的,”你认真考虑了一下仙人掌的价格:“少天有兴趣试试吗?”
愚蠢的人类笑得很傻。
“喵——”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明天用膳可以多要一只小鱼干?
“好啊。”

——fin——

注:
1.买办亦称“康白度”(葡comprador),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替外国资本家在本国市场上服务的中间人和经理人。鸦片战争后,废止公行制度,外商乃选当地中国商人代理买卖,沿称买办。其性质既是外商的雇员,也是独立的商人。买办是中国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中产生的特殊阶层。
2.推下张抗抗的《把灯光调亮》。

评论(2)
热度(22)
© 長鴕 | Powered by LOFTER